拳馆简介 | 深圳市体育中心
学太极 :QQ:232555688 QQ群:101556258
传播太极鞠躬尽瘁 泽被后世名留千古
纪念陈照丕诞辰120周年暨逝世40周年文
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太极拳一代宗师——
不曾忘却的纪念---记一代宗师陈照丕
太极宗师陈发科神胜沈三
陈照丕北京立擂十七天无遇敌手
太极宗师陈正雷:被窝里练太极的岁月最
陈发科和太极拳的高层次功夫
太极拳与陈王廷(十)
陈王廷与太极拳(九)
杨露禅述说王宗岳的功夫境界
陈发科和太极拳的高层次功夫
洪均生大师
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1)
中国当代百位优秀武术家访谈系列--杨式
我的父亲陈照丕
骨子里都是太极拳
陈照丕北平立擂
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九)
孙禄堂拳打俄国大力士 李光普授功击石
太极故里特产--【铁棍山药】
14年【青少年暑假太极拳培训班】开始报
13年第17期陈氏太极拳培训34式基础班开
继深圳都市频道采访后陕西卫视也来访太
都市频道来我馆采访
2013年河南在深青年新年联欢会太极拳表
吃铁棍山药,练太极神功【温县铁棍山药
魏勰老师太极拳表演
魏勰老师亲临沙井分馆教学
推广全民健身,免费体验太极拳活动【深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0755-83100206
13510359683
 
您当前位置:深圳太极网 > 名人轶事 > 正文
骨子里都是太极拳
 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

 

    笔者:我随北京的田秋田先生学习陈式太极拳,去年和今年,两次去上海出差,受田先生委托,专程去拜访原上海陈式太极拳协会副会长万文德老先生。万老先生是上海地区陈式太极拳圈内非常受人尊重的人物,人们说他“骨子里都是太极拳”。现将我的所闻所见,介绍给读者。

    在上海闹市区的一个小弄堂里,住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,他就是陈照奎先生的学生、93岁高龄的万文德先生。万先生在陈式太极拳推广传播方面的贡献,让上海太极拳界非常尊重。

    万先生出生于1915年12月14日。三十岁时因病开始练习吴式太极拳,由于练拳后病痛渐消,万先生从此喜爱上武术。除了吴式太极拳,他还猎涉过杨式、孙式太极拳,以及形意拳、八卦掌、心意六合拳等。1963年,陈式太极拳宗师陈发科之子陈照奎先生到上海推广陈式太极拳,陈式太极拳的螺旋缠绕、刚柔相济、快慢相间,让万先生十分着迷。从此,他几十年如一日,练拳不辍,成为在上海地区推广陈式太极拳的领军人物。

    一、身居斗室。心系太极

    万文德先生住在上海北京东路一座简陋的二层小楼的楼上。又窄又陡的木质楼梯,光线很暗。居室很小,房间内搭有一个用于睡觉的小阁楼,没有直接采光的窗户。其实万先生早就可以不住这样的陋室了。他家距人民公园不远,1993年,所在地段因建设需要拆迁,新房子建在哈密路,很宽敞。然而,万先生舍不得离开这里,舍不得离开人民公园这个他练了几十年拳的地方,舍不得离开他的学生们。所以新房子建好后,万先生没有随家人一起搬离,而是选择了独自一人继续住在这里,一住就是十多年,逢年过节时才由家人接他回家团聚。为了推广太极拳,万先生根本不计较生活条件。用他的学生的话来说,他的骨子里,都充满了太极拳。

    二、尊师敬友。情迷太极

    据万先生回忆,当年陈照奎先生第一次在上海开班教授陈式太极拳时,连续开了五期,每期2个月,分早晚班,每班人数限定为40人,时间是周一、三、五早7:00—8:00(早班)、晚19:00—20:00(晚班),学费3元,期。两个月之后,开设陈式太极拳二路培训班,同样分早晚班,时间为周二、四、六。后来还开了一期擒拿班。

    尽管当时登报招生时已要求参加学习的学生有一定杨式、吴式等太极拳基础,但由于陈式太极拳相对复杂一些,所以两个月的时间很不够用。于是包括万先生在内的二十来个人,每一期培训班都报名参加,一期不落,连续参加了5期,直到陈照奎冬天离开上海。

 

    1965年,陈照奎先生应万先生等人邀请再次来到上海,开办提高班,学费为3元,月。这一年,陈照奎在上海开了三个大班,每班约有学员20多人,分别在上海南边、北边、浦东(晚上)上课,每周三次课,另外还开设了二个小班,每周二次课(下午)。这一次,万先生同时交费参加了5个班的学习,在那个年代,每月15元的支出,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。这一年,陈照奎先生分别用了七个月、四个月的时间为万文德等人修改了一路、二路拳。

    1966年,照奎先生再次来到上海为学员们改拳。但是就在这时,“文革”开始了,上海体育界的造反派组织扬言,要把陈照奎这样的职业拳师揪出来,“试试功夫”。于是万先生和他的一个师兄弟把陈先生送上‘8月29日开往北京的火车。当造反派来到万先生家查找时,陈先生早已离开了上海。

    不能跟在老师身边学习,万先生就借助通信方式与老师沟通。特别是师兄弟之间切磋,产生一些不同意见时,万先生和师兄弟们便会联名写信,将大家的每一种看法、观点都罗列出来向老师请教。而对于陈照奎老师的每一封答疑回信,大家都轮流传看,认真消化吸收。正是由于这种一丝不苟的学习态度,使万先生的拳愈练愈好。1978年他去北京的时候,每天还专门抽时间去陈照奎先生在马甸、苹果园的拳场观摩。

    尽管没有老师随时在身边,尽管与老师相处的时间有限,但是,万先生的陈式太极拳却是扎扎实实、一点一滴地跟随陈照奎老师学出来的,可以说,他是陈先生在上海地区最得意的学生之一。  

    1976年冬天,“四人帮”倒台了,文革也结束了,1976年冬天、1977年冬天陈照奎都在上海小住了一段时间,刚到上海时,就临时住在万先生家中。

    1979年陈照奎先生最后一次来到上海。这一年陈先生原计划在上海写一部关于陈式太极拳的书。4月间,一封陈家沟的来信由北京陈照奎姐姐处辗转半个月寄到万先生家,信中称香港人要拍电影,请陈照奎速去陈家沟。接到这封信后,4月18日陈照奎匆忙离开了上海。

    万先生是从事翻译工作的,20世纪30年代毕业于浙江大学英文专业,精通英语、俄语,是上海地区资深翻译家。翻译这种特殊的职业,使他习惯于夜间伏案工作,工作时间弹性很大,因此有充足的时间学拳、练拳。陈照奎先生在上海期间,万先生时时陪伴在他身旁,为他在上海的衣食住行提供方便。陈照奎则视万先生为知己,与他推心置腹,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。

 

    三、淡泊名利。推广太极

    出于对太极拳的热爱,万先生在自己练拳的同时,开始义务推广陈式太极拳。万先生的拳场,就设在南京路附近的人民公园里。几十年的时间,他在这里教的学生不计其数。除了在公园里教拳,他还去过广州、南昌、杭州、昆山、苏州、金山、千岛湖等地义务教拳。

    万先生教授陈式太极拳完全是为了推广太极拳,在多年推广太极拳过程中,他始终坚持不收费的原则。有时应邀去某些地方教拳,主办方一定要付辛苦费,万先生就将钱全部给予协助他教拳的助教,自己分文不取。

    听说万先生教拳不教海外华人及外国人,他说,对于这些人是必须收费的,但是这样做有违我不收费的宗旨。所以,遇有这样的人来求教,他就让自己的学生去教他们。

    万先生不但教拳不收学费,上个世纪80年代人们生活水平还不高,有的学生参加太极拳比赛,没有服装,万先生还自己掏钱给参加比赛的学生们购买表演服、练功鞋。有一名女青年,曾跟随万先生学习了数年陈式太极拳,后来她提出想去学八卦掌,万先生便留心为她找了一位八卦掌世家老师,而每个月3元钱的学费,则是万先生悄悄替她交纳的。过了很久,这位女青年才从她的八卦掌老师那里得知此事。对于现在有些人借收徒之名大发横财万先生很不屑,他说,收徒弟本来是件好事情,怎么搞得都像做生意一样了。

    万先生等人于1983年发起成立了上海陈式太极拳协会,万先生任副会长。现在,协会在册的会员已经接近1500人,辅导站遍及上海各个公园。上海陈式太极拳学会每年在公园里举行四次拳艺交流大会。

    万先生教拳非常仔细认真,对学生的要求也很严格。他总是用一种婆婆看小媳妇的挑剔眼光看学生,一丝不苟地给学生修正拳架。而万先生同时又是一个非常宽容、随和的人,陈照奎先生1965年在上海办提高班的时候,除了万先生他们这一批老学员外,还有17名由这批学员教出来的学生,由于这17个人不是陈先生教的,按陈先生事先的规定,他们没有参加提高班的资格。后来经万先生半个月的反复做工作,终于为这些人争取到了这次难得的机会。

    四、坚持传统。创新求变

    万先生练习太极拳,绝不仅仅是练习拳架,他对于太极拳的拳理、文化都有着自己的研究。他说,我特别喜欢太极拳,太极拳演练了世间宇宙的道理。中国有两样东西最好,一是太极拳——阴阳,二是围棋——黑白。它们最简单,但是却最深奥。世间万物都是阴阳矛盾的,都是在变化的,不变的只有一样东西,就是“变”这个字。

    万先生在教拳过程中,主张学生要变化创新。他说,我的学生我不强求他们与我完全一样。太极本身就是一种阴阳变化,练拳中阴阳变化得好、变化得巧妙就好。学生要有创新,若无创新,假设一个学生能学到老师的90%,这个学生再教出来的学生就只能学到8l%了。一个人智力有限,学生有变化,若能变得更好,我就让他按他自己的变化去练,能超过老师才有新意,才能发展。

    万先生认为,太极拳讲究的是阴阳变化,即使是刚柔相济的陈式太极拳,也不应当乱打硬拼。乱打硬拼的拳不是太极拳。太极拳应当是发力时如山崩地裂,不发力时如棉花一团。万先生说,现在许多太极拳比赛的裁判于太极拳其实是外行,只要看到发劲就叫好。有的人练陈式太极拳有许多发力动作,这就不是太极拳了,只有“阳”,没有“阴”,违背了太极拳阴阳之理。万先生还讲述了当年陈照奎先生文革期间教拳时一些事情。陈先生在上海教拳时,一路中只有七个动作要求发劲。后来在郑州教拳时,应学员要求,将陈式太极拳一路中的发劲动作增加到七百个。文革后陈照奎重返上海时,曾向万先生介绍了当时的情况,并认为教学中这种练法伤身体,是“走了弯路”。

    笔者两次走访万先生,万先生谈起太极拳来滔滔不绝,没有半点疲惫之意。他的学生告诉我,只要聊上太极拳,他从来不会打瞌睡。看来,万先生早已经将自己的身心全部交付给了太极拳。题图为万文德先生近照。

  • 上一篇文章: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七)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六)
  •  
    太极拳 太极 太极网 陈氏太极拳 陈式太极拳 养生馆 太极养生 太极养生馆
    陈家沟太极拳馆深圳分馆地址:笋岗路深圳市体育中心2楼8区
    联系电话:0755-83100206 QQ:232555688 QQ群:101556258 手机:13510359683 电邮:tjq@sztj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