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馆简介 | 深圳市体育中心
学太极 :QQ:232555688 QQ群:101556258
传播太极鞠躬尽瘁 泽被后世名留千古
纪念陈照丕诞辰120周年暨逝世40周年文
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太极拳一代宗师——
不曾忘却的纪念---记一代宗师陈照丕
太极宗师陈发科神胜沈三
陈照丕北京立擂十七天无遇敌手
太极宗师陈正雷:被窝里练太极的岁月最
陈发科和太极拳的高层次功夫
太极拳与陈王廷(十)
陈王廷与太极拳(九)
杨露禅述说王宗岳的功夫境界
陈发科和太极拳的高层次功夫
洪均生大师
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1)
中国当代百位优秀武术家访谈系列--杨式
我的父亲陈照丕
骨子里都是太极拳
陈照丕北平立擂
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九)
孙禄堂拳打俄国大力士 李光普授功击石
太极故里特产--【铁棍山药】
14年【青少年暑假太极拳培训班】开始报
13年第17期陈氏太极拳培训34式基础班开
继深圳都市频道采访后陕西卫视也来访太
都市频道来我馆采访
2013年河南在深青年新年联欢会太极拳表
吃铁棍山药,练太极神功【温县铁棍山药
魏勰老师太极拳表演
魏勰老师亲临沙井分馆教学
推广全民健身,免费体验太极拳活动【深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0755-83100206
13510359683
 
您当前位置:深圳太极网 > 名人轶事 > 正文
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九)
九、初识真功夫
   对陈正雷和师兄弟们来说,陈照丕老人的过世,就好像天塌下来了一般,大家失去了主心骨,感到无依无靠。人们长久地沉浸在悲伤之中。
    那一年冬天的雪很大,铺天盖地,把豫西北平原装扮得肃穆而又洁白。阴云低垂,北风哀鸣,雪落黄河,寂静无声,仿佛上苍也在为陈照丕老人的过世而哀悼。在追悼大会上,县体委主任老安为陈照丕老人致悼词。安主任只念了两句,就已经泣不成声,哽咽难言,没有办法再念下去,只好让体委副主任继续念。
    在泪眼朦胧中,人们仿佛又看到陈照丕老人1958年毅然决然回到家乡传播太极拳的身影,仿佛看到老人奔波在黄河滩上急匆匆的脚步,仿佛听到老人那掷地有声的坚定的声音:“为了传播太极拳,就是不给钱,我也要回去。”“脚肿怕啥?离心脏还远着那。”人们又回忆起老人前几年所遭受的冤屈——唱语录歌、编语录拳。为了太极拳,老人是虽百死而犹未悔。
    ……一幕幕,一场场,往昔的情景浮现在人们的眼前,浮现在陈正雷的眼前。陈照丕老人的形象蓦然间变得高大起来。这个慈祥、和蔼的老人,这个普普通通、平平凡凡的老人,原来这么伟大。
    面对着伯父的遗像,陈正雷仿佛又听到了伯父那慈祥的声音:“我们家的太极拳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,像传家宝一样,我们代代相传,名手辈出,从没有间断过。如果到你们这一代传不下去了,你上对不起祖先,下对不起子孙,子孙万代都会骂你的。”从那一刻起,陈正雷真正感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:我一定不能辜负伯父的期望,要把太极拳发扬光大下去。
 
    为了把陈家沟的太极拳继续提高发展下去,也为了把陈正雷等人培养成材,在陈照丕去世后,1973年春天,陈家沟村党支部、村委会经过开会研究决定,到北京把陈照奎请来教授太极拳。
    陈照奎是陈正雷的十叔,陈式太极拳一代宗师陈发科的幼子。他1928年出生,四岁随父亲来到北京,七岁开始随父亲练习家传太极拳。陈发科在北京传授的太极拳被称为新架,架势宽大舒展,更注重螺旋缠绕、胸腰折叠的缠丝劲的锻炼,而且架子低,很吃功夫。陈照奎练拳非常刻苦。他曾经在北京当过公共汽车售票员,他一边工作,在乘客中间穿来挤去,一边注意体会太极拳的屈膝松胯、周身放松,在颠簸摇摆的汽车上锻炼自己的平衡能力。由于勤学苦练,天资聪颖,陈照奎年纪轻轻,就已经功夫出众了。他尤其擅长太极拳的擒拿手法,发劲脆快、爆烈,干净利落。
    20世纪60年代初,陈照奎应师兄顾留馨的盛情邀请,前往上海传授太极拳。为了专心致志地从事传播太极拳的活动,他毅然辞去了在北京的工作。在上海,他的精湛的太极拳技艺受到人们的赞誉。后来他又到南京传授太极拳。一时间,在上海、南京等地,随陈照奎学习太极拳的人甚众。1965年2月,陈照奎曾经回到故乡陈家沟,跟随堂兄陈照丕学习刀、枪、剑、棍等太极拳器械,后来,他又返回北京,在北京传授太极拳器械套路。
    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后,太极拳被当作“封资修”的东西,许多老拳师受到了红卫兵小将的批斗、抄家。在当时的环境下,陈照奎不能教拳,又没有工作,一时间陷入极端的困顿之中。生活困难,心情郁闷,整日借酒消愁。1970年以后,国家开始提倡打太极拳,陈照奎又开始到河南郑州、焦作、开封等地传授太极拳。
    收到家乡人的来信,陈照奎分外高兴。他很快回了信,表示愿意为家乡的太极拳事业贡献力量。1973年农历正月初三,陈照奎在家乡人的盛情邀请下,回到了陈家沟。从此,陈正雷和师兄弟们开始随陈照奎学习陈式太极拳新架。
    也许冥冥中真有神灵。陈照丕去世后,处于悲伤之中的陈正雷竟然梦见了伯父。在梦中,伯父说:“小雷,我不能再教你了,今后你就跟你十叔继续学习吧。”
    见到堂叔陈照奎后,陈正雷说起这个梦,没想到陈照奎也说做了个梦,梦见堂兄陈照丕把陈正雷托付给了自己。说起这些,叔侄俩都很激动。骨肉亲情,血浓于水。陈照奎对家乡人民,对自己的亲人的感情是割舍不断的。为了家乡的太极拳事业,为了把陈正雷、陈小旺等人培养成材,陈照奎尽心尽力,把自己的拳艺倾囊而授。每年春节前后,他都要到陈家沟住上三四个月,除了教授陈正雷等人学习太极拳外,还向村民们普及太极拳。一时间,陈家沟又掀起了练习太极拳的高潮。
    在陈照奎的身上,陈正雷第一次体会到了太极拳的威力。
    跟五伯父陈照丕学拳时,陈正雷尚年幼,和伯父推手,总认为伯父是大人,力量自然比自己大。等到了1973年和堂叔陈照奎学拳时,他已是二十三四岁的壮小伙子,练拳十几年,再加上农村劳动的磨练,他感觉身上有把力气了。陈照奎个子不高,也就一米六五左右,胖胖的,丝毫没有一些练武之人的剽悍、威武的样子。可是,别看貌不惊人,陈照奎的太极拳功夫确是炉火纯青。他的太极拳,柔时周身似无骨,一撒浑身都是手;化劲干净,发劲脆快,尤其擅长擒拿手法。在教授陈正雷和师兄弟们练习推手时,陈照奎的周身各个关节部位都能擒拿控制住他们,他们经常被拿得“嗷嗷”叫。
    那一年,陈正雷跟随陈照奎到河南开封参加一个武术比赛。会议期间,有一个练习摔跤的想向陈照奎和徒弟们“请教”。当地的体委领导怕出事,影响团结,就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了。
    虽然武没有比成,可是善于思考的陈正雷却对太极拳的技击产生了疑问。在招待所的房间里,他问陈照奎:“如果人家不按照咱们太极拳的方法推手,而是乱打乱抓,咋办?”
    “咋来咋办。”陈照奎掐灭了香烟,微笑着说,“咋的,你来试试?”
    陈正雷说就试两个劲。
    他先从前面抓住陈照奎的双臂。没想到刚觉得抓牢,陈照奎一个弹抖,他就感到大脑一片空白,人忽悠一下就飘到了床上。
接着,他又从背后抱住陈照奎。陈照奎双臂一抖,接着一个背靠。陈正雷的手不由得松开了,人被靠的眼冒金星,撞到了几米外的墙上。
    “您咋这么大的劲。”好半天,陈正雷才喘过气来。
    “这就是咱们陈式太极拳的松活弹抖劲,需要刻苦练习,练到周身一家,内气贯通,浑圆饱满,自然会产生巨大的威力。”陈照奎说。
    他又点燃了一支烟,吸了一口,语重心长地说:“人人各具一太极,单看用功不用功。小雷,要想功夫超过常人,就得下超过常人的功夫。别人每天练十遍,你就得练三十遍。别人每天练三十遍,你就得练九十遍、一百遍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练出超人的功夫。太极拳没有绝招,要是有绝招,咱们家人就都不用下功夫,就都成高手了。我的父亲陈发科,到老了每天还练拳三十遍呢,我的功夫和他相比,差得太远了。”
    从堂叔陈照奎那里,陈正雷认识到,太极拳并不是靠力气大战胜对手,也不是靠巧劲来偷奸取巧,它是需要有深厚的内功作基础的。只有具备了浑厚的内劲,才能达到四两拨千斤、柔化刚发、应物自然的境界,才能出现拳谚中描写的“挨着何处何处击,我也不知玄又玄”奇妙现象。而这种浑厚的内劲的获得,则需要长期刻苦地盘架子,去掉周身的僵劲、拙力,去僵求柔,使内气贯通四肢百骸,达到内气充盈饱满,周身浑圆一家。推手训练,则不过是求得懂劲的一种训练方法。
    陈正雷跟随陈照奎学拳八年,学习了陈式太极拳新架一路、二路,以及太极拳的擒拿技巧。在教学方法上,陈照奎和陈照丕迥然不同。陈照丕是启发式的教学,诲人不倦,耐心细致,总是不停地做示范,不停地讲解;当学生们在学拳时遇到困难,不想练了时,他总是讲一些前辈练拳的故事,鼓励大家;最难能可贵的是,他总是把继承太极拳、传播太极拳这样一种责任感,灌输给自己的学生们。陈照奎教拳则是严厉的、精细的,他太极拳当作一件艺术品精雕细刻,细心打磨。手法上的折叠、胸腰的转换、脚掌的摆扣等,都讲解得非常细致,要求得非常严紧。由于学习过现代科学文化知识,他能够结合力学讲解太极拳原理,深入浅出,破除了传统太极拳理论中的一些玄学色彩,让学生们能够理解接受。当学生做的动作不准确时,他总是敲打学生一下,让学生加深记忆。他身体力行地给陈正雷等人讲解太极拳推手的技术,讲解擒拿技巧,在实践中让学生体会到太极拳的搏击技术。
    对陈照奎老师,陈正雷感情很深。1977年春节期间,陈照奎老师到陈家沟教拳,陈正雷把结婚的新房腾出来让老师住,自己和爱人住旧房。这让陈照奎非常感动。那些年,陈照奎除了在陈家沟传授太极拳外,还经常在北京、郑州、焦作等地教拳。为了学习太极拳,陈正雷经常追随老师到郑州、焦作等地。在陈照丕、陈照奎两位太极拳大师的精心培养下,年轻的陈正雷终于在中国武林崭露头角,成为20世纪80年代享誉武术界的“陈式太极拳四大金刚”之一。
    然而,陈照奎老师却没能看到自己的爱徒们在太极拳上取得的辉煌成绩。由于长期生活困窘、漂泊不定,再加上妻子离异,自己带着幼子生活,心情郁闷,他患上了高血压。平时,他又不注意保养,饮食不注意,爱喝酒消愁,这极大地损害了他的身体健康。1981年,他突发脑溢血,在焦作辞世,终年五十三岁。
  • 上一篇文章:一代宗师陈有本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武文兼备古来稀——太极大师陈正雷印象(代序)
  •  
    太极拳 太极 太极网 陈氏太极拳 陈式太极拳 养生馆 太极养生 太极养生馆
    陈家沟太极拳馆深圳分馆地址:笋岗路深圳市体育中心2楼8区
    联系电话:0755-83100206 QQ:232555688 QQ群:101556258 手机:13510359683 电邮:tjq@sztj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