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馆简介 | 深圳市体育中心
学太极 :QQ:232555688 QQ群:101556258
传播太极鞠躬尽瘁 泽被后世名留千古
纪念陈照丕诞辰120周年暨逝世40周年文
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太极拳一代宗师——
不曾忘却的纪念---记一代宗师陈照丕
太极宗师陈发科神胜沈三
陈照丕北京立擂十七天无遇敌手
太极宗师陈正雷:被窝里练太极的岁月最
陈发科和太极拳的高层次功夫
太极拳与陈王廷(十)
陈王廷与太极拳(九)
杨露禅述说王宗岳的功夫境界
陈发科和太极拳的高层次功夫
洪均生大师
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1)
中国当代百位优秀武术家访谈系列--杨式
我的父亲陈照丕
骨子里都是太极拳
陈照丕北平立擂
太极金刚陈正雷传(九)
孙禄堂拳打俄国大力士 李光普授功击石
太极故里特产--【铁棍山药】
14年【青少年暑假太极拳培训班】开始报
13年第17期陈氏太极拳培训34式基础班开
继深圳都市频道采访后陕西卫视也来访太
都市频道来我馆采访
2013年河南在深青年新年联欢会太极拳表
吃铁棍山药,练太极神功【温县铁棍山药
魏勰老师太极拳表演
魏勰老师亲临沙井分馆教学
推广全民健身,免费体验太极拳活动【深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0755-83100206
13510359683
 
您当前位置:深圳太极网 > 名人轶事 > 正文
陈王廷与太极拳(七)

七 建功玉带山  英雄小聚义

   陈王廷终于来到中岳嵩山。
   前面说过的,嵩山乃五岳名山,地处九州之中,上有祭天之坛,汉封之柏,更有禅宗祖庭,少林名寺。山高而险,林密而茂,野芳发而幽香,禽鸟鸣而和畅。唉,山林不问世间事,依旧风光向自然。
   王廷顺着曲曲弯弯的羊肠道,一步步挨上山来。山大人稀,行了半日,阒无人影。李际遇的山寨在哪儿?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。“云深不知处,只在此山中。”王廷这样想着,只管信马由缰走来。
   正行间,忽听伐木丁丁,林中有人作歌道:
   “老子居住在深山,不怕皇帝不怕官。
   崇祯老儿从此过,也得留下买路钱!”
   王廷心头一震,忖道:“果然到了义军的地盘,这樵夫的歌儿,分明也是造反的口气!”遂停下脚,留神察看。片刻间,只见一个樵夫,担着两大捆山柴从密林中转了出来。此人身体魁梧,脸似炭黑,虬须戟张,腰插一柄钢斧,一副恶相。那两捆山柴,少说也有三百斤,沉甸甸的压在肩头,担子已成弯弓,但他挑来却似无物,行走如飞。王廷暗赞:“真真好力气。”上前问路,那人似没听见,只斜他一眼,擦身而过。王廷想:“莫非是个聋子?”再看时,那人已去了一箭之地。不问他却问谁去?忙放马便赶,哪知山路崎岖,追了半天,距离不但没有缩短,反而越拉越远。只得在马上高喊:“前面那位仁兄,请留贵步,小弟有事请教!”
   那人听王廷呼唤,停下脚步,当路放下柴担,握住硬木扁担,像一座铁塔似的,立在山道上。面前两捆山柴,枝枝桠桠,将羊场小道堵个严实。等王廷走近,冷冷问道:“唤俺一个穷砍柴的,有何吩咐?”
   王廷见这樵夫担着两大捆山柴,走了这么长时间,面不改色,气不发喘,知他定是大有来历人物。忙下马施礼:“请问仁兄,此山可是玉带山?”“是又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?”那人一副油盐不入的架式。王廷笑道:“小弟有位朋友在这山上,不知是否走这条路?”那人且不答话,把王廷上上下下打量一番,方道:“你那朋友姓啥叫啥,干什么的?”“这......”王廷虽然料想此人与义军有关,但不想将投奔李际遇的事告诉一个陌生人,只得含糊其词,“恕小弟无礼,俺的这个朋友,虽说有些声名,但偌大一个玉带山,说来仁兄也未必知道。”
   那樵夫见他言语支吾,冷笑道:“你向俺打听朋友,却又不说名姓,拿俺消遣不是?俺山里人粗鲁,眼里可不揉沙,若操拐弯心肠,别怪俺翻脸不认人!”说罢,又是一阵冷笑,挑起柴担,大步而去。王廷连叫几声,他头也不回,转眼间,便转过了前边山脚。
   王廷被那樵夫奚落一顿,知他对自己生了疑心。暗道:“此人貌恶,却倒直率。”便顺着那人去路,策马向前。
   刚拐过那个山脚,猛听得路边树林中一声呼啸,随即闪出一彪人马,为首之人,正是刚才那个樵夫。只见他手持单刀,一脸敌意,拦住王廷去路,声如响雷:“大胆贼人!单人独骑,竟敢来探俺玉带山虚实,却不是找死来了!”王廷忙道:“这位仁兄,你听我说——”“死到临头了才说,晚了!弟兄们,还不动手!”一个罗圈阵,早将王廷围在中间。
   王廷并不慌张,从容问道:“这位仁兄高姓大名?”那人道:“俺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姓蒋名发,人称赛戴宗的便是。”王廷道:“蒋兄,俺来玉带山,正是来找寨主李际遇的。”“知道。你还想要他的人头哩!”蒋发话到人到,一口刀直朝王廷砍来。
   这蒋发是李际遇的巡山大将。人直率,性刚烈,脚力极健,快可追狼,绰号赛戴宗。
王廷寻思:“面前这些人马,必是李际遇的义军,伤他一兵一卒,上山却是不好相见,这蒋发倒是憨厚可爱,不知武艺如何?不妨试他一试?”于是,挥动大刀相迎。众人见蒋发动手,便都舞刀弄枪围攻过来。王廷前遮后拦,虚应故事,并不还手。蒋发以为王廷心虚力弱,更长了三分精神,仗着身体灵便,一口刀使得呼呼生风,招招只在王廷马前马后。王廷见了,暗暗赞道:“好身手,只是性子莽撞些。”他怕纠缠时间长了,刀枪无眼;心中又急着上山。抖然发起神威,在招架中,加了几分力量。只听叮叮铛铛一阵响,早将几个兵卒的兵刃磕飞,青龙偃月刀便向蒋发砍来。蒋发满怀轻敌之意,单刀一挡,直震得手臂酸麻,虎口发疼,几乎撒手丢刀,方知对手武功高强,暗叫一声“不好!”随即下令:“弟兄们,撤!”兵卒们四散跑上山去,瞬间不见了踪影。
   既然遇见了兵卒,说明大寨不远。王廷信马由缰,循着山路直向前行,约摸半个时辰,来到一处地方,但见两边悬崖峭壁,中间一条羊肠小道,只容得一人一骑通过。放眼望去:二里以外,有一座山寨,三面环山,居高临下,只眼前这条小道可达,真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势。不由想到:如果有一支人马,把住这条山口,何惧官兵前来围剿?想李际遇不会不在此埋伏人马。可四周静悄悄的,只有林中风声和鸟声,不见一丝人影。王廷艺高人胆大,催马便上了羊肠小道。不料才走出十数丈地,猛听得悬崖上有人高喊:“放箭!”两边峭壁上、树林间弓弦响处,箭如飞蝗般射将下来。王廷忙舞动大刀,立时一片白光,上护人,下护马,只听得噼里啪啦,乱箭纷纷落地。
   说话间,王廷马驰如风,已冲过悬崖,来到山寨之前。此处四周开阔,一片平地,少说也有几百亩方圆。寨上旌旗招展,刀枪林立,甚是威风。王廷勒马高叫:“寨上好汉听真,俺乃怀庆府温县人士,姓陈名王廷,前来拜见李寨主。”
   片刻,忽听寨内三声炮响,随即寨门大开,一队一队,拥出五路人马,各按方位站定。王廷见阵容整齐,兵卒精神,暗暗赞道:“李际遇果然腹有韬略。”话未犹了,又听得三声炮响,旗门开处,一杆大旗迎风飘扬,上面绣斗大一个“李”字,旗下一匹银白色战马上,端坐一位英雄,正是寨主李际遇。际遇抱拳,高声道:“来者果是陈兄陈王廷吗?”
王廷还礼:“正是小弟。”
   二人各各滚鞍下马,跑至一处,携手相问:“多年不见,别来可好?”
   王廷道:“小弟闹了校场,有家难归,特来山寨避难,还望我兄开恩收留。”
   李际遇哈哈大笑:“我请还请不来呢!王廷兄,你这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——逼上梁山啊!走,请到山寨叙话。”
   李际遇引王廷到聚义大厅,吩咐摆宴为王廷洗尘接风,又请众头领与王廷相见。席间,蒋发一再赔礼道歉,说俺是个粗人,有眼不识泰山。王廷笑道:“这才叫不打不相识呢。不然,何以见识赛戴宗的好脚力,好武功。”蒋发道:“上个月,有一队官兵中了俺的圈套,一阵乱箭,没留下一个活的,适才在‘一线天’,不是陈兄武功高强,哈哈哈,只怕早成了屈死鬼了。”李际遇筷子指点蒋发:“你呀,就是一个鲁莽,但凡行事,也须多长一个心眼。”蒋发吐吐舌头,忙给王廷敬酒。大家推樽换盏,开怀畅饮,不亦快哉!
   山寨将士见王廷一身本领,且为人豁达,都十分敬佩。李际遇、蒋发等待若上宾。王廷在山寨倒也快活。只一件不乐:他忧念家中老小。不意李际遇听说,反而哈哈大笑:“王廷兄不必多虑,小弟早有计较。”原来,李际遇探得王廷劈鼓吏,闹教场,杀五虎,不知去向,怕官府难为王廷家小,便派人潜入温县打探,发现官府并没通缉,王廷一家安然无恙。李际遇道:“烽火四起,饥民遍地,各级官府自顾不暇,哪个有心去管此事?我已着人告知宝眷,王廷兄现在山上,大可放心。王廷兄如果有意,尽可将全家接来山寨同住。”
   李际遇如此周到,令王廷大为感动,忙向李际遇拱手:“大恩不言谢,王廷必当后报。”见王廷转忧为喜,李际遇又是哈哈大笑。
   不料,王廷听说家中平安,却是更要下山。李际遇大惑不解,王廷道:“还是家人说得对:回家种几亩地,黑睡大明起,百事不忧,倒也快活。”王廷真意:不愿扯旗造反。既然报国无门,有家可回,那就赶紧归去来!
   李际遇乃一代豪杰,听弦歌而知雅意。略一思忖,说道:“王廷兄,恕际遇直言:你好糊涂啊!你杀鼓吏、闹校场,已为官府所不容。再者,你身在玉带山,纵然归隐,说不造反,正应了那句老话:‘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’”这一层王廷可没想到,不觉点了点头。李际遇见他心动,又说出一番话来:“如今明朝气数已尽,群雄逐鹿,鹿死谁手,尚未有定数。天假其时,千载难逢。大丈夫生于天地间,当顺时而上,建功立业,岂能空负一身本事,老死林泉,与草木同朽?造反何罪之有!王廷兄敬仰关公,关云长何许人也?一个贩夫,起于草莽,终为蜀汉开国功勋,名垂青史。将相宁有种乎!汉高祖原本是个无赖,本朝太祖,出身和尚,义旗一举,兼有天下。际遇树旗,并非妄想九五之尊,实欲救黎民于水火,解百姓于倒悬。王廷兄身为百姓,能眼睁睁看着百姓受苦而无动于衷吗?......”
   民间传说:李际遇夙有帝王思想.他娘生他之时,夜梦蟒蛇入怀。长大之后,他见天下大乱,又想到刘邦等人都是母亲妊娠,梦龙入怀,后来起义登基,便欲造反。母亲说:“俺梦是蟒,不是龙。”际遇道:“蟒大成龙。”遂揭竿而起。目下山寨初创,正是用人之时,得着王廷这个文武全才,李际遇岂肯轻易放他下山?
   陈王廷何尝不想建功立业?又如何不知道明朝大势已去?只是,他一心还在抗清上。便道:“际遇所言,正是王廷胸襟。际遇若能率领义军到东北边关,与清兵厮杀,也是一件名载史册的功劳哩!”
    李际遇道:“王廷兄,你又是一个糊涂。十几年前,你即有此话,现今际遇仍然认为:区区清兵,何足为患?患在内而不在外也。推翻朝廷,建立新朝,善政一施,国富民强,满人不战而退矣!”
   王廷尽管同意李际遇的说法。但是,扯旗造反终究不是他的心思。暗忖:际遇兄待我不薄,我若硬着要走,有负于他。不如等做出两件功劳,那时再走不迟。便道:“际遇兄不必多说,王廷留下便是了。”
李际遇大喜。话锋一转,道:“以王廷兄法眼,看蒋发这人如何?”王廷道:“蒋发忠心耿耿,乃山寨栋梁也。”李际遇道:“我欲效刘关张桃园结义之事,我等三人结为金兰之好,不知王廷兄意下如何?”王廷是喜好朋友之人,岂有不允之理?
   李际遇择日,令山寨张灯结彩,杀猪宰羊,在聚义厅摆设香案,三人各叙年庚,结拜金兰。李际遇年纪最长,王廷次之,蒋发最小。自此,三人以哥弟相称。
   一日,李际遇蒋发邀王廷视察山寨布防。一路看来,各处布置得当,戒备森严,犹如铁桶一般。山寨粮草充足,士卒一万余众,纪律严明,训练有素,已然而成气候。王廷一路点头不止。
   说话间,来到后寨,王廷见对面壁立千仞,刀削斧劈一般,真个是‘飞鸟尚不得过,猿猱愁攀缘’,十分险要。崖下一条溪流,有三米多宽,水激石岩,轰声盈耳。王廷看了一会儿,忽然皱眉道:“大哥,恕小弟直言,山寨布防上有一个大大的漏洞,如不着速堵住,恐怕山寨千里长堤,一旦溃于蚁穴。”际遇大惊,忙问何故。王廷道:“此处如何不安插人马,把守溪流?”蒋发道:“对面悬崖峭壁,无路可下,崖下又是溪流,官军如何过得来?我巡山从来不巡此处。”王廷道:“大哥熟读兵书,独忘记邓艾偷渡阴平之事乎?”际遇一听,猛然醒悟。蒋发要问是何典故,际遇道:“快去,点五十个弟兄来,驻扎此处。”
   幸亏王廷及时点拨。否则,义军非吃大亏不可。那是秋冬相交之季,官军大举进犯玉带山,在山前扎下营盘,喊声震天。李际遇在聚义厅点将迎敌,调遣完毕,便披挂上马,亲自督阵。突然一个士卒慌忙来报:官兵偷袭后寨。王廷道:“大哥只管去前山安排守御,后山交给小弟就是了。”际遇道:“如此甚好。不知二弟要多少人马。”王廷道:“大哥只需拨五十个箭手即可。”李际遇立即调遣弓箭手,王廷带着直奔后山而来。
   此时后山的形势万分危急。官军在黎明时分开始偷袭,正是采用邓艾偷渡阴平之法,或于树上、石上栓绳,缒绳而下;或身裹棉被,从崖壁稍缓处滚下。此时小溪只是一脉细水,宽不过五尺,水落石出,官兵轻易而涉。驻扎义军看对面悬崖峭壁,人兽罕至,谁会在意?反而认为多此一举。有钱难买黎明觉,还都在酣甜乡里做梦呢。——倒是蒋发听王廷说后,对后山放心不下,巡视甚勤,正好赶到。官兵已经摸到义军驻扎的山洞前,蒋发大吼一声,杀将过去。好在此处地形狭窄,蒋发率人守住要道,拼死血战,官兵被堵在下面,急切间冲不上来。但是官兵越杀越多,义军越来越少,看看不支,蒋发急得大叫:“大哥快来,大哥快来呀!”
   危急时刻,王廷带人赶到,忙选好地形,命弓箭手对准崖下聚集官兵猛射。官兵们以为义军中计,摇旗呐喊,正自狂张。不防一阵箭雨飞来,哗喇喇倒下一大片,崖上染血,溪水发红,官兵喊爹叫娘,抱头鼠窜,乱作一团。王廷挽起铁胎神臂弓,瞄准吊在悬崖半壁上的官兵,箭无虚发,一箭一个,崖上无人再敢下来。义军见来了援兵,人人奋勇,个个争先,一股作气将官兵赶下崖底。蒋发高兴,对着王廷大喊:“二哥,好箭法!”
   对面崖上的官兵兀自不退。弓箭手们射了几次,都因山风太大,距离又远,箭不及崖头,便掉落下来。一个军官见箭射不到,挥舞着腰刀,大喊大叫,驱赶士兵滚崖缒绳。王廷弯弓,一箭射去,不偏不倚,正中那军官咽喉,登时殒命。王廷箭不停发,“嗖嗖嗖”,接连撂倒几个,众官兵仓皇而逃。
   王廷与蒋发合兵一处,围歼崖底残余官兵。那些官兵下来上不去,插翅难飞,抵抗者死,投降者活。转眼功夫,杀声消退,山林复归于静。
   王廷嘱咐蒋发,带人好生坚守后山,防备官军重来。他快速赶来前山。
   原以为前山官军只是虚张声势,掩护后山偷袭,其实不然。王廷远远便见官军一员大将,骑乌骓马,绰浑铁枪,在阵前来回奔驰,叫骂声声。义军退至半山,守住关卡,只不出战。李际遇坐在帐中,闷头喝酒。见王廷来了,忙问后山战事如何。王廷具实相告,李际遇叹道:“若非贤弟提醒,几乎酿成大祸。”说到眼前战况,李际遇愁云不开,道:“阵前这人,是河南府新来的一位副将,姓罗名元龙,人称‘赛罗成’,十分了得。适才两个头领与他交战,一死一伤;愚兄上阵,亦是不敌,幸亏马快,方捡得一条性命。现今之法,只有死守,守不住,退至大寨,‘赛罗成’纵然凶悍,量他过不了寨前的一线天。”王廷一听,立马要去领教‘赛罗成’手段。李际遇苦劝不住,便端起一杯酒,道:“为兄敬你一杯,以壮行色。”“且慢,待俺也来学学关云长。”王廷接过酒杯,放置一旁,提刀上马,直奔罗元龙。
罗元龙见一骑冲来,大叫道:“反贼通名,本将不斩无名之辈。”王廷也不打话,上去就是一刀。两个战有十数个回合,王廷回马便走,李际遇刚叫一声“不好”!王廷已将‘赛罗成’拦腰砍于马下。
王廷并未回阵,纵马冲入官军队中,见人就砍,官军大乱。李际遇鞭梢一指,义军嗷嗷叫掩杀过去,官军溃败。
   李际遇收兵回寨,大摆庆功宴席。众头领频频给王廷敬酒,都道:“王廷兄为山寨立了大功。”蒋发更是嚷嚷:“俺二哥外号‘二关公’,我看,关公不如俺二哥!”王廷酒入肚肠,心里发热,直言道:“大哥,义军应以玉带山为依托,向外扩展,联络其他义军,策动遍地饥民,壮大势力,何愁大事不成?如果死守这块地盘,守来守去,终究一个山大王耳!”李际遇一仰脖儿,干尽一杯酒,大声道:“英雄所见略同。弟兄们!待有一日咱们打进北京城,我与诸位苟富贵,不相忘!”
   光阴似箭。倏忽又是春暖花开。李际遇正议攻打登封县城,因李自成南走湖襄,河南巡抚李仙凤亲自带领人马,前来围剿玉带山。两军对圆,王廷不由暗叫一声“苦也”。
   对面阵中闪出一个老者,口口声声单挑陈王廷较量,说要了结一桩阎王债。这老者不知名姓,武林中人叫他“铁翅膀”,意在讥他甘为朝廷的鹰犬,却是石家五虎的师父,李仙凤的座上宾。听说五虎在一夜之间,叫陈王廷全给杀了,老家伙气得两眼喷火,到处寻找陈王廷。王廷力斩“赛罗成”,官府震动,“铁翅膀”得知王廷下落,便随官兵一道,到玉带山寻仇来了。
   王廷本拟这一仗过后,便回归故里,本份种田,不想自己聚义的声名,已然在外,若再退步抽身,难免为世人哂笑,因此叫苦。
   “反贼陈王廷!”“铁翅膀”提着方天画戟,在阵前叫骂,“老夫与你不共戴天,不取你人头,誓不为人!”
   王廷大怒,青龙偃月刀一指:“老匹夫,休要狂妄,俺来也。”
   立时,鼓声震天,喊声震耳,两军阵前,四条臂膀纵横,八只马蹄撩乱,一柄刀,一杆戟,一上一下,一来一回,两人各赌平生本事,必欲置对方于死地。双方士卒看得呆了,鼓不擂了,嗓不喊了,一时战场寂静无声,但听刀戟迸响,马啼声碎。大战三百余合,不分胜负。官军怕“铁翅膀”年老有失,忙鸣金收兵。
   那“铁翅膀”却不领情,气呼呼质问李仙凤:“老朽正要拿他,何故鸣金?下一阵,定将陈王廷这厮脑壳砍来!”
   王廷回阵,对李际遇道:“这‘铁翅膀’十分了得,胜之不易。今官军势大,只须——”他附耳如此这般一番,李际遇称善。
   第二天,“铁翅膀”抖擞精神,来战王廷。两个戟来刀迎,又斗了二百多个回合。王廷看看不支,回马便走,“铁翅膀”紧追不舍,冲动义军阵脚,士卒后退,李际遇喝止不住。官军鼙鼓宣天,呐喊杀来。义军兵败如山倒,丢杖弃械,向一条山谷落荒而逃。等李仙凤发现有诈,已是晚了,大部人马早追进谷中,山上横木巨石滚滚而下,霎时将谷口堵了个严实。漫山遍野乱箭齐发,射得官军人仰马翻。李际遇、陈王廷等又回过头来,截住厮杀,山上义军冲杀下来,大队官兵转瞬间都成了刀下之鬼,被擒之俘。“铁翅膀”两眼血红,一杆方天画戟只认陈王廷。王廷更不示弱,一柄青龙偃月刀使得神出鬼没,杀得“铁翅膀”连连怪嚎。蒋发于乱军中抢过来,一刀砍伤“铁翅鹰”坐椅,那马负疼,一趵后蹄,将“铁翅鹰”掀下马来。老匹夫自知不免,自断经脉而亡。
   这一仗,共杀伤俘获官军近万人。李际遇义军声威大震。
   自此,陈王廷没了归隐之想,一心一意帮助李际遇谋划发展大计。
   不久,李自成破襄阳、克南阳、决黄河水漫灌开封城,河南州县,至此尽行残破,朝廷不复设官。李际遇趁机发展,很快拥兵五万余众,势力所及,方圆达数百里。
   待李自成在襄阳称王,李际遇亦踌躇满志。当时,怀庆府济源、沁阳、修武山中,还有几股义军,李际遇与王廷商议,欲派人前去联络这些义军,同时策动怀庆府一带农民起义,以期南北呼应,造成犄角之势,待闯王兵到,随之北上,共同推翻明王朝。王廷自告奋勇担当此任。李际遇大为欣慰,道:“贤弟出马,马到成功。只是有劳贤弟了。”
   于是,王廷受命下山。
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陈王廷与太极拳(八)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陈王廷与太极拳(六)
  •  
    太极拳 太极 太极网 陈氏太极拳 陈式太极拳 养生馆 太极养生 太极养生馆
    陈家沟太极拳馆深圳分馆地址:笋岗路深圳市体育中心2楼8区
    联系电话:0755-83100206 QQ:232555688 QQ群:101556258 手机:13510359683 电邮:tjq@sztjq.com